Salut !! France^^
關於部落格
rapha's crazy world
  • 4254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女性割禮

女性割禮 女孩子的割禮是一種儀式,於四歲至八歲間進行,目的是割除一部分性器官,以免除其性快感,並且確保女孩在結婚前仍是處女,即使結婚後也會對丈夫忠貞。一般估計,全球大約有一億三千萬名婦女接受割禮,而且每年還以二百萬人次成長。在衣索匹亞、厄利垂亞以及甘比亞等三國,幾乎所有女性都必須接受這項痛苦萬分的手術,在印尼、巴基斯坦與菲律賓,接受割禮的人數也很多。 割除的程度從只切除陰蒂到切除整個器官都有,其中還有不少人甚至連內陰唇也切除,而且還縫合整個外部生殖器,只留下極小的開口以便排泄尿液或經血。這項手術的歷史其實比回教更悠久,即便理由是為了健康因素或為了控制人口,甚至出於宗教緣故,都不能成為對婦女施行此一酷刑的藉口。雖然穆罕默德也讓妻子與女兒接受割禮,但起碼他也曾經對執行手術的「專家」說過:「當妳執行手術時,絕對不能將整個陰蒂切除。因為女人也應該得到性滿足,況且她們的男人也會從中獲益。」 女性的割禮極為殘忍,大都在沒有任何麻醉之下就對女孩施行這項手術,以下是女作家 Marielouise Janssen-Jurreit 對此鉅細糜遺的描述:「割禮是由女孩的母親及女性親戚操刀,而且父親必須站在門外象徵性地守護這項工作的進行。少女坐在一張幾乎不曾清潔過的椅子上,有多位婦女按住她。接著一位老婦將她的陰唇打開,用針刺固定在一旁,讓陰蒂整個露出來。然後用廚房裡的菜刀將陰蒂頭切掉,並且將剩餘的陰蒂縱切開來。期間會有一名婦人不斷地擦掉血液,女孩的母親將手指伸進切開的陰蒂,將組織整個挖出來。此時女孩發出淒厲的慘叫聲,但根本沒有人理會她是這麼痛苦。當母親切除陰蒂時,會把肉清除到見骨為止,甚至連陰唇周圍的部分也不能留下。接著母親會 用手指在流血的傷口中到處挖,同時也讓另一名婦女碰觸傷口,如此以確保所有組織都已切除乾淨,沒有任何一部分殘留。之後,女孩的母親還會將整個內陰唇切掉,也會切除屬於外陰唇的肉和皮膚,此時殘酷的第二重頭戲才正式開始。經過上述的步驟,女孩此時大部分都已經歷過多次昏厥,然後又用藥粉恢復知覺。其餘鄰居婦女會在一旁觀看並且謹慎地督促母親正在進行的工作。偶爾會有女孩因為無法再承受如此劇痛,想要咬舌自盡,因此會有一名婦人仔細觀查女孩的嘴巴,不斷地在伸出來的舌頭上撒上胡椒,讓它立刻縮回嘴裡。當手術完成後,母親會用刺槐的針狀物將外陰部的兩側縫合起來,只留下一個很小的開口來排泄尿液與經血。這個人工洞口愈小,女孩的價值就愈高。」 割陰蒂保處女身 非洲割禮戕害女權 女性割禮在非洲許多國家是一項十分普遍的儀式,為了確保女性貞節,父母會替未成年的女兒進行割禮,以保持女子的貞潔。根據國際衛生組織統計,全球有割禮經驗的女子已經多達1億5000萬人,目前每天有6000人接受這種痛苦的手術。   女性割禮在非洲是一項自古流傳的習俗,多數女童在大約五、六歲時就必須割除陰蒂與陰唇,縫合陰部,只留下一個小孔做為排泄用。實施這種習俗的部落普遍認為,行過割禮的女子比較貞潔,是可以娶回家的高尚女子。   一名肯亞男子就說,「我們比較喜歡和行過割禮的女子結婚,因為行過割禮後,他們就不會舉止不端,也不可能通姦行淫,我們相信割禮能保持他們的貞節。」   進行割禮的過程多半沒有使用麻醉劑,以鐵片或小刀直接切除女性外陰部,也因此容易造成感染,許多女性因為割禮導致敗血症或破傷風,但民間信仰卻相信,女性若因割禮而死是「命中注定」。   在文化傳統的壓迫下,大多數的女性雖然害怕割禮,仍選擇默默接受,她們的想法多半是「在家裡他們告訴我,如果你的家人,妳的媽媽和祖母都行過割禮,妳憑什麼說不?妳必須要行割禮。」   隨著移民潮,這項傳統也被帶入了西方國家,2006年11月2日,美國一名衣索比亞裔的男子因為替自己五歲的女兒行割禮而被判入獄十年,女童的母親沒有想過,這種儀式竟然會在美國發生,一直到兩年後才發覺女兒的異樣。   美國聯邦法律很早就已經明令禁止實行女性割禮,這是美國第一起因為行使割禮而遭到判刑的案例,引起女權運動人士關注,也讓她們擔心,這種剝奪女性人權的行為是否會隨著移民潮進入西方國家。   雖然國際衛生組織和女權人士對於割禮大加撻伐,但是目前全球仍有36個國家有割禮習俗,每天都有6000名以上的女子被迫接受這項宛如酷刑的割禮。 手術死亡,不是哀死者,而是抗議政府關診所 在埃及一個貧窮的農村,一名十三歲的女孩被家人帶到一家診所割除陰蒂,女孩在手術中死了,村民嘩然,但不是因為女孩喪生,而是因為政府關閉了這家診所。一名村民叫囂說:「政府無法阻止我們。我們支持割禮。」另一名村民表示:「就算政府不喜歡,我們也會繼續為女孩進行割禮。」 埃及當局早在一百年前就首次企圖阻止女子割禮,唯無功而退。埃及衛生部十年前再明文禁止,卻又允許緊急情況例外,以致民眾爭相鑽此漏洞,使禁令形同具文。政府現在決定全面禁止女子割禮,宗教領袖和民權人士也大力做政府後盾。 問題是埃及社會變革極為緩慢,加以民風保守,信仰虔誠,很多人又依靠傳統習俗行事,公權力從而大打折扣。 埃及女孩常在七歲到十三歲就被帶去行割禮,以維持貞潔和家庭榮譽。根據二○○五年政府的一項調查,受訪的數千名已婚、離婚或寡居婦女中,高達百分之九十六行過割禮。這個數字連埃及人都大為震驚。 女子割禮是割除女性性器官的一部分,免除其快感,以確保其「貞潔」。在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國家十分風行,但在阿拉伯世界,除了埃及,只有南葉門習慣為女孩行割禮,連婦女受到諸般限制的沙烏地阿拉伯,這種行為也不被認同。 所謂女性割禮,就是將女性陰核和小陰唇部分或全部割除,甚至將陰道口部分縫合,這種手術通常在女孩十歲之前進行。一般認為割禮是去除女性快感,以確保「貞潔」。女性割禮在許多非洲國家沿襲數千年,如果不遵循這種傳統習俗,女孩本身和家人都會招致惡名,且被孤立,結婚也成問題。這種強大的社會壓力使得當地父母相信,讓自己的女兒接受割禮利大於弊。 女子割禮歷來都是私下個別進行。除少數人到醫院去做之外,大多數人一如既往,由民間巫醫、助產士或親友操刀。傳統的切割工具是鐵刀或小刀片,縫合使用的是一般針線,有的地方甚至使用荊棘,且通常不使用麻醉劑,肉體上的痛苦不言可喻。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調查,目前全球約有卅六個國家有女性割禮習俗,多半在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區和東非,粗估有過割禮經驗的女性至少一億五千萬人,每天約有六千名少女接受割禮,但受限於操刀者的技術及衛生條件,通常用草藥、泥土、灰燼來止血消炎,往往造成許多女孩傷口嚴重發炎潰爛,甚至喪命。 割禮女子的血淚見証   割禮這個愚昧有害的習俗已經在非洲大陸的窮鄉僻壤流行了半個世紀之久。由于這種閹割未成年女子的生殖器外陰蒂的手段極其野蠻和殘忍,故對受割女子的身心健康構成了極大的摧殘。去年12月,肯尼亞政府正式宣布禁止割禮,并嚴罰那些膽敢繼續施行割禮的民間巫婆。在這場新舊觀念大拼殺的反割禮運動中,一位名叫丹尼爾﹒莫卡亞的男子則用自己的祖母作活靶子,以《肯尼亞阿巴古西伊人的女性割禮》為題,寫下了眾多肯尼亞女子的血淚見証──   她主持了30年的割禮朮 該書作者以叛逆者的口吻,在書中揭露了割禮這種愚昧無知、殘忍野蠻的可惡民間習俗給眾多婦女帶來的災難。丹尼爾﹒莫卡亞寫下這本《割禮》完全是出自于一個偶然的機會。那是几年前,他在索馬里的一個援助機構工作的時候,他偶然聽到兩位同事在談論一些相識的女子如何如何將自己的陰蒂切除掉,由此,他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同胞仍舊還在經歷這種野蠻的割禮朮的折磨。而他80歲的祖母帕西菲卡﹒科門多正是一位在肯尼亞邊遠的西南鄉村基西伊以割禮為生,主持割禮朮長達30 年的巫婆。一股股激情涌出了他的心懷,不妨寫寫自己的祖母從事割禮的冗長的生涯吧!   科門多老婦是家庭中的最長者,她在長達30年的割禮生涯中親自切除了几千名女孩的陰蒂,由于切割的人數實在太多了,她已經很久很久沒有計數了。經過她之手的女孩不計其數,她也不可能清楚地記得,不過,她第一次施行割禮的情景卻是刻骨銘心地留在了她的心底里,永遠不會忘掉,因為那人是她的女兒。科門多老太還把她的所有女兒的陰蒂都切除了。接著,就開始割除鄰居家姑娘的陰蒂。還有一些是來自鄰近山村的姑娘,她們的父母虔誠地請她給她們施行割禮儀式。   她會將女孩們一一帶到位于波薩馬羅村自家屋子的院子里,讓她們坐在撐在一塊岩石上的木板上。然后,她在她們的跟前蹲下身子,手握那把鋒利的刀子,快速的用力一擰,就將女孩外陰部的陰蒂疙瘩“喀嚓”一聲剪了去。實際上,這把鋒利的剪刀是用磨平了的釘子系在一小片樹枝上做成的。她吹噓說經她手割除陰蒂的姑娘迄今還沒有一例死亡,也沒有誰感染上嚴重的并發症。即使遇到大量出血,她會用民間流傳的秘方加以制止。   科門多老嫗曾是一名軍官的第三位妻子。她說她本來不會選擇這種生活。這純屬是一個偶然的機會。當她還是一位少婦時,她突然病倒了。一名算命先生口稱她的症狀是妖精在召喚她從事割禮生活的兆頭。科門多聽后心領神會,按吩咐立即宰殺了9條羊和一頭公牛。只有到了那時,社區的年老者才將那把割禮的刀子第一次授予了她。   那一天,她將刀子從一個塑料袋中抽了出來,在當地的儀式中第一次將刀子與她腿上佩戴的鈴一起展示。在儀式上,她還被授予了証書,宣布她為割禮儀式的正式行醫者。   “經過上述這番任命的儀式,當事人就可被允許給姑娘施行割禮朮了,”一位助理酋長談到了20年以前發生的事情。   在靠近基西伊這個肥沃山區的地方生活了80年的科門多一直是這里昔日生意興隆的割禮儀式的主持人。要求割禮的人都排起了長隊等待她施行割禮朮。由于大把大把的錢進賬,科門多竟蓋得起一間鐵皮屋頂的泥坯棚子,令村民們羨慕得要死。 割禮朮是極愚昧的表現 將女孩陰蒂切除的儀式,在非洲許多人稱之為女性的洗禮,就是將女性生殖器中的某些部分或部分或全部地切除掉。這種殘忍和疼痛的切除朮不僅會剝奪受害者的性快感,而且還會給當事人造成終身傷害的危險。這種切除朮還會引起各種并發症,諸如喪失生育能力,如沒有采取保護措施會極易感染上HIV病毒。那么,善良的人們為何還要把自己的女兒往火坑里推呢?   就像莫卡亞在書中所說的:這完全是封建愚昧的思想和傳統的落后習俗在作怪。比如,社區往往冷眼看待那些未接受過施禮的女孩。她們在自己的婚姻選擇上往往得低人一等,只配嫁給年齡大的男人做第三位、第四位的妻子。民間甚至盛傳這些未接受割禮的女子由于以陰蒂為根基衍生出許多分支來,很難懷上孩子。   于是,當地的村民紛紛爭先恐后地讓自己的女兒接受割禮朮。最盛行時,非洲大陸有20多個國家流行這種割禮朮。   就拿莫卡亞先生的姐妹來說,所有7位女性同胞都無一例外地接受了割禮朮。這種手朮通常是女孩到了青春期時施行的。就連莫卡亞的妻子也沒能幸免。當他有了一個女兒后,她的陰蒂也被切除了。   過去,莫卡亞先生對這種割禮朮習以為常,認為這是一個女孩成長中正常發生的事兒,也就見慣不怪了。然而,當他去索馬里為一個援助團體工作后,見識了許多新事物與新觀念,聽到了許多來自非洲其它國家的同事描述自己的同胞飽嘗割禮朮之苦的悲慘經歷,這不禁使他想起了自己的鄉村女孩仍在遭受這種野蠻的割禮朮的坑害,特別是他的祖母科門多仍在用那把罪惡的剪刀剝奪他人的幸福。一想到此,莫卡亞遂夜不能寐,他決心做點事來幫助受害的同胞,讓人們對這種殘忍的割禮朮的危害性有個清醒的認識。   書中,莫卡亞在談到自己的祖母時說,“她并非是個壞女人,也不是個邪惡的人。她并不是想去傷害那些姑娘們。不過時代已經變了。”   他在書中寫道,這種割禮朮已經完全過時,且對人的身心健康構成了極大的傷害。他同時向自己已到了上大學年齡的女兒表示歉意,即使在這個現代社會,她也不能幸免這種可惡的割禮朮。莫卡亞在書中敦促自己的几個兒子長大當父親后一定要努力阻止這種割禮朮。 割禮朮還一時難以消除 時代在變,昔日異常吃香的割禮朮如今已不再具有魔力了。科門多曾從事這一割禮手朮行業,她母親一方的堂姐妹也操這一活計。然而,科門多哀嘆道,她也許是家族中最后一個致力于她稱之為“女孩子的割禮”的營生了。   去年12月照例是這種傳統的割禮朮的旺季,可是科門多卻很難再找到什么生意。她無奈地說,也許這種割禮朮會隨著她的死去而消亡。“我們正在失去我們的文化,”她閉起眼睛,皺起眉毛告訴一位來訪者,腦袋慢慢地搖著。   如今在肯尼亞,切割女孩的陰蒂已經被禁止。就在去年12月,肯尼亞總統達尼爾﹒阿拉普﹒莫伊正式宣布禁止對18歲以下的女孩實施割禮朮的總統令后,這種流傳了半個世紀的割禮朮才被視為非法行為。   可是,盡管現代觀念已宣告了割禮的非法,但要消除這種根深蒂固的愚昧割禮朮又談何容易?科門多的大家庭中的另一位成員,年僅8歲的尼亞提奇很快便成了這種頑固不化的愚昧傳統的又一個受害者。上個月,就在總統令頒布后,這名可憐的女孩卻被家人送去作了割禮。尼亞提奇是莫卡亞先生同父異母的一個兄弟的外孫女。“她甚至還不知道自己究竟發生了什么,”莫卡亞先生失望地說。然而,他對這種頑固的習俗繼續延伸到他的大家庭中的又一代人身上并沒有顯出非常的驚訝。   在肯尼亞這個西南部肥沃的農業地區的阿巴古西人中,過去曾盛行過的丑陋的文化習俗,如今雖遭公開的譴責,但卻仍在偷偷摸摸地進行,只是由大白天改為夜幕下了。 紫藤 轉載自 維基百科,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yami0606/3/1300916379/20071227180108/ http://www.e-stork.com.tw/viewArticle.do?id=3683 《江南時報》 (2002年01月09日第五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