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ut !! France^^

關於部落格
rapha's crazy world
  • 4252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三島由紀夫

三島由紀夫,本名平岡公威。於一九七○年(昭和45年)11 月25日切腹自殺身亡,死時享年45歲。   在11月25日這天的上午過了十一點,他帶著自己所組成的民間防 衛團體「楯之會」的四名成員,探訪位於東京‧市谷的自衛隊東部方 面總部。他們一行五人進入房間之後,首先將自衛隊總監加以軟禁。 接著使用日本刀和短刀,將發現異狀的約八~九名職員擊退之後,隨 即要求在總監辦公室的陽台進行兩個小時的演說,於是現場立刻被封 鎖。   過了正午時分,三島由紀夫在額際繫上了寫著「七生報國」字樣 並有日本丸圖案的頭巾,手持日本刀登上了陽台,開始進行他預定的 演說。不過,因為廣場上有許多吵鬧的民眾,使得原本預定進行兩個 小時的演說,進行還不到五分鐘就被迫停止,這是三島由紀夫所料未 及的。   三島返回房間內,在總監的面前跪坐,脫去身上的制服,用白色 的布將預備切腹的部位一圈圈緊緊地裹住,然後準備開始切腹。   他不管總監的勸阻聲「快住手!快住手!」拿起短刀「呀啊」地 大喊一聲,毫不猶豫往自己的腹部刺下,往外橫切,割出了一個很大 的傷口,腸子都從傷口流出來。這時候,學生會長森田必勝(當時25 歲),手裡拿著名刀「關孫六」從三島由紀夫的頸部揮下,結果並沒 有很順利地砍斷頸椎骨,三島由紀夫無法忍受如此的痛楚,於是試圖 咬舌自盡,第四次介錯(註二)改由另一名楯之會的會員來進行,這次 總算是成功了。   接著輪到森田切腹,同樣由其它的會員替他介錯,森田也死了。 剩下的會員將兩顆頭並排在地上才將總監釋放。這時機動隊(類似現 在的鎮暴警察)才衝進房間,將房間裡站著哭的另外三名楯之會成員 逮捕。   從三島由紀夫開始演說到事件結束,只有短短的廿分鐘,房間 內的地毯到處都濺滿了腥紅的血跡,結果這三名成員依委託殺人罪 各判處四年的有期徒刑。   三島由紀夫從策劃這次事件的那一天開始,就已經研擬了極為 周全的計劃。和楯之會的成員們討論當天的行動腳本,甚至訓練成 員們如何挾持總監。展開行動的那一天,成員們在楯之會本部詠唱 辭世之句後,才出發前往自衛隊東方總部。三島還從醫生那兒學習 怎樣切腹比較不會那麼痛苦,然後將畢生力作《豐饒之海》的完稿 於當日交給出版社的編輯。   在發動事件之前,三島已經向一部份的媒體記者放出消息,希 望藉由演說來達成他的計劃,沒想到事與願違,於是當場激憤地變 更計劃,選擇以切腹結束他的生命。   事件結束後,街頭巷尾都在談論三島由紀夫的話題,當天的晚 報幾乎銷售一空,前往書店買三島由紀夫小說的客人也絡驛不絕。 甚至有人因為買不到《憂國》這本小說,氣極敗壞地將店員罵了一 頓。不過,三島由紀夫的政治訴求,一般民眾的反應極為冷淡。當 時的日本首相佐藤榮作被問及對此事的看法時,他說:「只能當作 他是發瘋了」、「天才和瘋子之間只隔一紙之薄」;而中曾根康弘 是當時的防衛廳長官(相當於國防部長)則以「迷惑千萬」(造成大 家的麻煩)評斷之。   雖然在這個時代,切腹的行徑教人看來匪夷所思,但是對於向 來倡導喚起武士之魂的三島由紀夫來說,不是以文人的身份而是以 武人(軍人)的身份求死,也只有切腹一途吧!   ※原載於《無氣力製造工廠》(PP.161~163) 註一       三島由紀夫(Mishima Yukio)生於1925.1.14死於1970.11.25, 本名平岡公威,自幼身體孱弱在祖母夏子的溺愛下成長,學習院中 等科在學中發表小說處女作《繁花盛開的森林》,東京大學法學部 畢業後,在日本的大藏省(相當於財政部)任職,隔年為了要專心從 事寫作的工作而離職,於小說和戲劇方面展現驚人的才華。一九七 ○年完成力作《豐饒之海》四部作,包括了《春雪》、《曉寺》、 《奔馬》、《天人五衰》(中譯本由星光出版社發行),然後夥同楯 之會成員前往位於市谷的陸上自衛隊東部方面總部,挾持總監,發 表「憂國」萬言書未果,於是選擇以切腹的方式自裁,主要著作有 《假面的告白》、《潮騷》、《憂國》、《金閣寺》等。 註二   切腹不會馬上死,所以十分痛苦,傳統日本武士道,有規定必 須由旁人代為解除切腹者的痛苦,就是用武士刀將切腹者的頭砍下 來,名為「介錯」。切腹的過程在三島由紀夫所寫的《憂國》中有 極詳盡的描述。 二次大戰後的日本,右翼始終無法糾眾引爆「革命」.這是三島由紀夫的最痛。──且先表個按語,右翼向來不屑「革命」一詞,他們滿腦子想的,老掛在嘴邊的是「政變」。本文,暫不去區分這兩個截然不同的概念指涉。 左派意識形態高張,日本的民族派無法招攬群眾,買不到「革命」的入場券,總想復辟戰前天皇制及宣戰權的三島由紀夫,於是借力使力,迂迴前進,將希望寄託於左派的學生運動「全共鬥」、反美運動「安保鬥爭」。 整個六○年代,全共鬥與安保鬥爭,逐漸從「反戰」轉變為「好戰」,在一九六八、六九年達到高潮。幾番肅殺亢奮的夜色裡,三島由紀夫親率私兵「楯之會」成員,佇立騷亂狀況宛如戰爭場面的東京街頭,注視萬千名鎮暴警察,對恃著人數動輒多達警力十幾倍、二十幾倍的激情群眾。三島抖擻身軀,目光紅赤,直夢想「革命」前夕逼近,咫尺不遠了。此時此刻的他,衷心願意,把賭注全押勝在左派這一邊。 右派的主張,竟然必須憑靠左派的行動,來付諸實現,很難相信但不難理解。根據三島由紀夫的三段論法:首先,警力失效暴動失控;接著,自衛隊(軍方)出動弭平暴亂;最後,自衛隊發動武裝政變,脅迫國會修改日本國憲法,尤其針對其中的「象徵天皇」專章以及「戰爭放棄」專章。 結果呢,天不從三島之願。訓練精良的鎮暴警察,屢戰屢勝,掃除動亂恢復秩序,也排除了自衛隊介入政治鬥爭跟治安問題的可能性。三島的「三層式修憲蛋糕」,別說「萬歲三唱」切割分食,壓根就沒來得及烘焙成形,只留下讓他嗟嘆感傷的沫跡泡影。 ●文化意義上的天皇 決意縮短自己與死亡的約定。一九七○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三島帶領四名「楯之會」學生成員,闖進東京市谷自衛隊營區,挾持長官,臨切腹自殺時刻散發的「檄文」中,沉痛陳述,「去年,昭和四十四年(一九六九)十月二十一日,究竟發生甚麼事……我恨透『憲法無能改變』……沒辦法火中取栗,憲法修正。政府收拾事態自信滿滿,自衛隊派不上用場──銘記在心!昭和四十四年十月二十一日這天,是自衛隊的悲劇之日。」 切腹自殺之前,三島綁架市谷營區長官,威脅糾集自衛隊員八百名,慷慨激昂呼籲大夥一齊「起義」。然而聽者藐藐,無動於衷,訕笑吵鬧,加上警方直升機盤旋監視干擾,預訂三十分鐘的演說,被迫七分鐘草草結束。否則,八百名自衛隊員果真跟隨「起鬨」的話,三島的確膽敢效法一九三六年皇道派陸軍將校發起的清君側兵變「二二六事件」,自寫自導自演「憂國」尚不滿足,更要把小說電影還原成為真實,驚天駭地蠻幹到底。 不過,「二二六事件」的陸軍將校,生命鮮血奉獻給「神聖不可侵犯的現人神」,但三島要為誰犧牲呢?同樣一位天皇,戰後的裕仁,被佔領日本的美軍強制發表「人間宣言」後,墮落凡塵,變成一個偶爾業餘研究生物學、唯唯諾諾的「象徵傀儡」。這樣的「兒皇帝老叟」,看在三島眼底,不禁皺眉討厭。短篇小說「英靈之聲」裡頭,三島假藉「二二六事件」首謀和神風特攻隊的幽鬼,嚴厲指責昭和天皇背叛了「英雄靈魂」,犖犖大者,尤數以叛變污名化、罪名化,羞辱槍斃「二二六事件」將校──即所謂可以賜命切腹,不能處刑;「人間宣言」更是愧對口唱「天皇陛下萬歲」、從容赴死的二戰末期神風特攻隊隊員,讓他們的亡靈變得庸俗,失去意義。 一九六八年,三島由紀夫發表「文化防衛論」,宣稱「統合文化全體性的天皇,本身即是終極價值所在」,「否定天皇──這是日本以及日本文化的真正危機」。換句話說,天皇本屬也應屬「神格人形」,作為大和民族及其傳統的歷史原點與未來極點。但是,裕仁為了逃避侵略戰爭責任,委身歸順「凡世俗界」的美國總統,甚至臣服外來政權「第四幕府」麥克阿瑟將軍,自願卸下「神格」,降級「人形」。權威尊嚴掃地的「玩偶化的昭和天皇」,三島好幾次公開表示嫌惡。 ●彰武院文鑑公威居士 行動、行動。自殺前幾年,三島似乎急急忙忙體現自己的思想。極度迷戀古羅馬皇帝哈德良寵幸美少年安提諾烏斯雕像的他,身體力行,除原先練劍舉重游泳,把自己的體魄「希臘化、羅馬化」之外,一九六八年,吸收右派大學生,組織「楯之會」,形式制服仿傚義大利文學軍事政治三棲怪傑,從極左無政府工團主義、擺盪到極右法西斯主義的鄧南遮一手主導創建的「黑衫隊」。四十七歲早夭的劇場兼電影導演寺山修司曾說:「我還年輕,死亡不用那麼華麗」。但三島可不這麼作想,「楯之會」便是他「死亡的華麗儀仗」。 馬克思講過,「哲學家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釋世界,但重點在於改變它」。可是,行動怎麼可能展示全部的思想?即連平常微不足道的白日夢,我們都無能著手著力。兩相對照,在在擺明了個人渺短生命的苦楚與難堪。三島自殺當年的夏末秋初,美國的日本學家唐納德.基恩(Donald Keene)來信詢問,長篇小說四部曲「豐饒之海」的標題究竟甚麼意思?三島坦誠回答,標題不過模擬月球低地名稱之一「豐饒海」。三島還強調,其實那裡根本沒有水氣水分,僅僅是個「乾乾枯枯的謊言之海」罷了。 自殺前夕,三島又去函給基恩,慎重而悠長地吐露心聲,「終於如你所言,我變成『魅死魔幽鬼夫』了」(mishimayukio,諧音三島由紀夫。三島曾戲稱基恩為「鬼院」,kiin,諧音Keene,對方亦開玩笑回敬),「這個名字正代表你已經洞悉我的行動。很久之前,我就期許自己不要做為文士而亡,定要做為武士而死。」 行動,既然無法春綻生之美花,只好用以秋枯死的麗葉。 本名平岡公威的三島由紀夫,囑咐交待,歿後的戒名必須留存一枚「武」字,因此法號「彰武院文鑑公威居士」。享年四十五歲。 一九七零年切腹自殺的右翼作家三島由紀夫,自導自演影片《憂國》曾被當局銷毀。但漏網拷貝時隔三十五年驚現東京,並計劃發行。右翼稱三島倡導「天皇信仰高於人道主義」是為當前日本開出的良藥。 -------------------------------------------------------------------------------- 三十五年前於東京自衛隊營地切腹自殺的日本著名作家三島由紀夫又「復活」了。消息不脛而走,令撲朔迷離的三島疑案謎團再度浮出水面。 原來,三島一九六五年自編自導自演的《憂國》電影膠片近日在東京都三島自宅地下室裡被找到。在日本負責出版三島由紀夫作品的新潮社決定將其製作成DVD,並作為《三島由紀夫全集》附錄隨書發行。新潮社對亞洲週刊稱﹕「目前影碟尚在製作中,預訂者紛至沓來,除文學研究者外更多的是普通民眾。」 影片《憂國》是三島根據自己同名短篇小說改編、自編自導自演的黑白短片,片長三十分鐘。三島扮演陸軍中尉武山信二。三六年,武山策劃了「二二六」兵變,失敗後以日本武士方式剖腹自殺。 想不到的是,五年後,創作力如日中天的三島卻在現實生活中重複了電影中的「故事情節」……七零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三島領著他當頭兒的民間防衛團體「楯之會」中四名最忠實信徒,開車來到日本陸上自衛隊總部營地。 當時,自衛隊總監益田兼利以為三島來與他探討人生哲理而將其引入了辦公室。不料,尚未欣賞完三島遞給他的日本「關孫六」名刀,即被綁為人質。三島要求迅速集合自衛隊官兵聽他演講。中午十一時,頭纏「七生報國」白布的三島,手持日本刀登上陽台,開始「勤王」演說。他慷慨激昂,要求匆匆集合的千餘名官兵與他一起發動兵變,逼迫政府修改憲法,令自衛隊成為真正的軍隊,以保衛天皇為中心的歷史、文化和傳統等。 但三島的慷慨演說卻遭到了一片嘲笑和責難,於是三島退入益田的辦公室,脫去了制服,斷然切腹,同來的「楯之會」會員再揮刀將三島身首分離。 事發後,三島夫人瑤子請求政府將《憂國》的所有拷貝收回焚毀,甚至包括錄影製品。《憂國》由此消失於日本社會,並被人視為永遠消失的另一種死亡。然而,事隔三十五年後,今天《憂國》重新出籠,自然引起了日本社會的再度驚訝和疑惑。 現年七十八歲的藤井浩明、《憂國》製片人透露了謎底。原來,在當年全部焚毀《憂國》影片拷貝時,藤井多次請求三島夫人瑤子能將唯一的一套《憂國》膠片保存下來,終獲得同意。 於是,藤井將這些膠片密封在一個茶葉箱中交給瑤子。九六年三島夫人去世,藤井遂想到要解開這一秘密並開始尋找這套膠片。經過多年努力,藤井終於從三島生前住宅的地下室裡發現這個茶葉箱。藤井浩明說﹕「雖然時隔這麼久,但這些黑白膠片仍保存得相當完好」。 三島由紀夫被譽為戰後日本文學的「鬼才」。在他從事創作近二十年的文學活動中,他寫短、中、長篇小說,多有上乘之作,取得相當高文學成就,他寫評論、遊記、散文和劇本也出手不凡。他的長篇小說《春雪》一度令他獲頒諾貝爾文學獎呼聲甚高。 作為一個把古希臘唯美主義和唯日本民族傳統交織融合並推向極致的作家,三島既對原始之美頂禮膜拜,又極為崇尚日本中世紀的武士道精神,尤其是「切腹自殺之行動美的閃光」。 日本文化的死亡幻滅觀與古希臘主義的生的本能和欲望觀,構成了三島生命的衝突,也裸露他怪異獨特的美學理念,展示於他的筆下即為「殘酷之美」和「淒絕的美」。 更令人稱絕的是,三島由紀夫筆觸始終精緻、纖細而柔美,就像他所提倡的「用古典美的形象來消除直接生理的恐怖」,他美輪美奐、精巧細緻的語言在敘述中緩緩流動,使人沉醉不已,不忍釋卷,而書中字裡行間猶如不斷流淌的鮮血和悄然而至的死亡,又總讓人不寒而慄,潛在的危險使人戰戰兢兢。 從《盛夏之死》到《愛的饑渴》,無論《午後的曳航》或《金閣寺》,抑晚期作品《豐饒之海》四部曲《春雪》《奔馬》《曉寺》和《天人五衰》,均深烙其才華印記。所以,三島由紀夫最終走上切腹自殺之路,也被眾多文學評論家視為是他將「殘酷之美」推向極致的必然歸宿。 川端康成令他失落 研究三島的權威佐伯彰一認為﹕「川端康成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給三島君帶來了相當致命的衝擊。這是與作家自尊心相關的問題,三島君是一個非常爭強好勝的人」。 也有一種說法指稱三島自殺的原因為精神失常。其根據是三島早在事發前曾經去找過精神科專家,「他感覺到了精神的衰弱和疲憊,並因此困惑不已,預感不久註定要到來的魂靈之死」。 另外,在三島自殺事件後,即有右翼分子指責自衛隊背信棄義,沒有如約舉行起義,是自衛隊「殺死了三島」。日本民間也有要求徹底調查三島的「楯之會」與自衛隊的密切關係,但自衛隊出面闢謠,說三島事件純屬他自己「奇情異想」。 前自衛隊軍官山本舜勝的新作《自衛隊的影子部隊﹕殺害三島由紀夫的真實告白》,宣稱要一舉揭開三島切腹這個日本「戰後最大的歷史謎團」。山本稱他作為當年自衛隊特務部門的首腦,也是三島由紀夫接受訓練課程的教官,有話要說。 山本說三島的自殺絕非出於瘋狂,而是對自衛隊的期望值過高,而後又認為期望被辜負。還有,他的主張不被理解、不被接受也造成他的重大失落。山本坦言出書揭開三島事件的內幕,是要弘揚三島「憂國憂民、慷慨捐軀的精神」。這位前自衛隊軍官還說「三島由紀夫生前提倡『天皇信仰高於人道主義』之說,是給現代日本開出的良藥」。 為右翼思潮招魂 當今,日本的保守政治勢力及右翼化的社會思潮在各種場合頻頻發出「修改憲法」、「盡快為自衛隊改名為軍隊」的呼聲,沉寂了三十五年的三島由紀夫主演的《憂國》影片突然被發現並計劃公開發行,鼓吹「理想不成,殺身成仁」的「三島精神」,也將再度傳播於民間,是偶然巧合,還是必然的呼應﹖ 轉載自http://groups.google.com/group/hk.politics/browse_thread/thread/8f0572f7928497fa/61b4fee36e2b80b3?hl=en&fwc=1 http://blog.roodo.com/kanbaku/archives/2532487.html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