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ut !! France^^

關於部落格
rapha's crazy world
  • 4252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袈娑革命” 燒到西藏

北京最不願見的“袈娑革命”終於燒到西藏,與緬甸不同的是,參與示威者並沒有採用和平手段,甫上街就放火搶奪,似是自發性騷亂多於有組織行動。類似的暴亂對北京而言更加危險,顯示藏民的不滿隨時會藉機爆發,不受任何人控制。北京應該趁屬於溫和派的達賴喇嘛仍然健在,把握機會進行談判,以防西藏的反對力量激進化。 北京將達賴形容為分離主意者,卻原來達賴所爭取的是港澳式的“一國兩制”,早就放棄要求西藏獨立。可惜北京在2004年發表“西藏政策白皮書”,以西藏不存在恢復行使主權的問題,不存在重搞另一種社會制度的可能,斷然拒絕了達賴的“一國兩制”的要求。 從北京的立場推敲,她如此決斷拒絕給予西藏“一國兩制”,原因之一相信是對藏民不信任,懷疑他們從未順從於中國的統治,達賴雖說爭取“一國兩制,高度自治”,但北京心裡始終懷疑,他骨子裡希望的是西藏獨立。其次是中國除西藏之外,還有數以百計的民族自治區,倘若讓已在中國統治下的西藏實行“一國兩制”,北京恐怕尤如打開水閘,當其他民族自治區也提出相同要求時,將很難處理。 但仔細研究中共“解放”西藏的歷史,不難發現北京早在1951年入藏時,就承諾過在西藏實施“一國兩制”。當時西藏與北京簽署了《關於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定》,亦稱為“十七條協定”,內容主要是北京擁有西藏主權、軍事和外交權力;藏民則擁有西藏的治權,現行政治及宗教制度不變,達賴及班禪喇嘛與及各級官員的地位職權予以維持;社會制度的改革由西藏政府自決,中央不加強迫。 “十七條協定”被視為是北京首次開出的“一國兩制”承諾,但1959年達賴喇嘛流亡到印度,在沒有領袖監督北京實現這些承諾的情況下,使得“十七條協定” 流為空談,藏民喪失對西藏的實質統治權。西藏於是被視為“一國兩制”的失敗先例,更經常被台灣反對統一人士引用,作為不應接受“一國兩制”的理據。 回顧中共“解放”西藏的原因,表面上是西藏是中國的一部份,這說法其實很牽強,反而立國初期,西方圍堵共產主義的政策,才是迫使中共揮軍西藏的最大原因。西藏是中國的西部大後院,中共立國之初,新疆與內蒙已屬中國領土,但西藏不在中國版圖之內,由於西藏與當時剛由英國獨立的印度接壤,對中共構成極大威脅,控制西藏高原等於掌握保護中原的天然屏障,“解放”西藏其實是中共立國之初,鞏固國家疆土的軍事行動。 西藏“解放”後,北京一面嚴厲統治,一面大搞經濟發展,藏民失去主權與自由,但生活卻得到改善,然而反對聲音並沒有完全消失,在今次騷亂之前,在1959及1989年,都曾經爆發過藏民反抗活動。 從今次騷亂可見,年輕藏民之間不乏激進份子,達賴喇嘛接受BBC訪問時也表示,不一定能叫停這些反對者,反映流亡39年的達賴,與西藏境內人民的連繫,可能遠不如想像般密切。以溫和見稱的達賴仍然健在,尚且如此,日後他離開以後,一眾流亡海外與仍在西藏的藏民群龍無首,將更容易受激進主義影響,或會對中國的安全構成更嚴重的威脅。 作為海外華人,筆者認為達賴流亡政府所要求的“一國兩制”安排,其實合情合理,不但符合毛澤東“十七條協定”的承諾,也符合鄧小平所說的“只要不談獨立,甚麼都可以談”的要求,更有可能對台灣發揮示範作用,阻止中共只會食言的言論。 現時中國已是世界大國,冷戰也結束了近20 年,立國初期所面對的國土威脅大減,對西藏的控制應可以稍為放鬆,北京大可發揮泱泱大國的風範,把握時機與達賴展開和談,達至一個雙贏方案,更有效地長遠解決西藏問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