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ut !! France^^

關於部落格
rapha's crazy world
  • 4252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透視北韓:貼壁報者可被滅絕三代

一位北韓逃亡者日前將一張在北韓拍攝的照片提供給日本富士電視台,該照片拍攝的是北韓鹹鏡南道端川站附近黑市上,當地居民在看一張寫有「就因為先軍政治,老百姓全都要餓死了!別光分給軍隊,先分給人民大米」的壁報。 對於北韓為甚麼會出現這樣的壁報,以及在北韓那樣的極權國家,貼出這樣壁報的人將會面臨甚麼樣的處置?大紀元記者走訪了從事北韓人權活動幾十年的北韓人權聯合會主席文國韓、現在是南韓大學生的北韓逃亡者張吉洙,以及著有描述北韓政治犯勞教所《平壤水族館:在北韓強制收容所度過的十年》一書,曾被美國總統布什邀見的著名北韓逃亡者姜哲煥。 姜哲煥:貼壁報者可能被北韓滅絕三代 姜哲煥表示,在北韓的時候,看到有在牆壁上寫的,在廁所裡寫的,北韓當局發現後,廁所的門都拿下來了,要調查。在學校裡,讓每一個學生寫字以鑒別筆體。但被抓的情況是很少的,他們都是冒著生命危險做的,所以一般來說,計劃都會比較周密,當然也有被抓的情況。 如果這樣的情況被發現的話,北韓國家安全保衛科、警察,馬上就會全體動員進入緊急戒備狀態,一旦發現,馬上摘下來,很大範圍內都會被封鎖,每個人都要進行字體的鑒別。 最近這種事情很多,現在北韓的國民,對自己的政權都不喜歡,反政權的事,現在也很多,在樓頂撒傳單。在這種情況下,政權之所以能夠維持,就是因為有軍隊。很多北韓人希望有戰爭爆發,因為有戰爭的話,可能政權就會解體,所以現在北韓政權不允許國民說「戰爭」這個詞。 對於如果貼壁報的人被抓的話,會面臨甚麼樣的結果,姜哲煥表示,像這種情況一律都是槍決,這是很危險的事情。而且會被「滅絕三代」,可能會是那種至死都被關押在政治犯收容所做苦役的那種。姜哲煥本人在北韓的時候,也因為這種株連政策,從九歲開始就陪爺爺一起坐了十年牢。姜哲煥認為這種株連政策是北韓政權得以維持的至關重要的一部份——恐怖統治其中的一種手段。 文國韓說,這個人也是冒著生命危險貼出來的,而且不是一個人的生命危險。如果這個人被抓的話,他們全家都得被槍斃的。 他表示,就是這麼一個簡單的壁報,不知道他這是準備了多長時間,可能都不止一年,他挑了一個監視不嚴的地方(黑市),而且也一定不止是他一個人,如果是他一個人的話,北韓到處都是監視的人,這樣的條子,一貼出來,馬上就是就地槍斃。 文國韓:整個北韓就是一個大監獄 文國韓評論北韓說,整個的北韓就是一個大的監獄,聽不到也看不到外面的世界。如果老百姓能夠把這些警察打出去,他們也能出來,是可以看到聽到外面的世界的。但因為時間長了,老百姓連「我能打他,我能出去」這樣的思想都沒有了。整個就是一個監獄,是真正的「黑社會」。 北韓也有新聞報導,但那裏的新聞就是報導金正日和軍隊的一些情況,其餘的就沒有了。國際社會多年來對北韓支援了那麼多,北韓的民眾根本就不知道。就算是得到了支援物資了,也不知道那是國際社會支援的,那是「偉大領袖」領導的好。除了一些家住在邊境的,在中國有親戚的,有的會知道一些,但就算是知道也不敢說,北韓的老百姓對外面的世界,哪怕就是對「友好鄰邦」中國,也都不知道是甚麼樣的。 貼出這個橫幅的人不是普通的北韓百姓,至少他是瞭解一些情況的。而且就是這個紙,也都是北韓普通民眾沒有的。 糧食真的分給了軍人? 文國韓告訴大紀元記者,「先軍政治」就是首先保障對軍隊的供給,這是北韓的政策。這幾年,南韓對北韓的支援,媒體報導十年來共有三十五億美元,而實際要遠遠超出這個數字。這些都是給金正日的,都是給軍隊的,都是去做核武器的。 他表示,如果說支援的糧食真的讓軍隊吃了,那也還可以理解,實際上軍隊也沒有吃的,現在北韓的軍人在軍隊裡也呆不住了,逃出來的很多,來到南韓的也很多。可想,軍隊都餓得夠嗆,就更別說老百姓了。 對於此問題張吉洙則認為,這個壁報是北韓內部反對當局的一些勢力做出來的,而不是真正北韓的老百姓寫出來的。他說,軍人在那個圈子裡頭沒有甚麼活動能力,老百姓有能力的,還可以偷著做一些小買賣之類的,但軍人不能,軍人現在餓死的,病死的比老百姓還多。軍人是老百姓的孩子,百姓怎麼會說不給軍人糧食,只給老百姓糧食呢? 北韓的饑荒 文國韓說,一般北韓人,如果有工作的話,一頓飯可以得到大概四十粒玉米,拿在手上也就那麼一小把吧,這點東西根本就吃不飽肚子,因此他們寧願不工作,肚子餓了,就在外面偷啊,搶啊,殺啊,只要能夠生存下去,他們甚麼事都能幹出來,不這樣的話,就活不下去。從北韓逃出來的人都說,北韓從金正日開始,都是強盜、小偷,我們老百姓也沒有一個好人,金正日做假幣、賣毒品,他是公開的小偷、強盜。北韓的老百姓也都和他一樣是小偷,是強盜。 文國韓做了四十多年的北韓人權活動,也去過北韓,他說,人肉都可以拿去賣,說別的還有甚麼用啊,老百姓沒有吃的東西,把人都殺了吃,在黑市裡賣的便宜的肉就是人肉。 他說,人吃人的問題是第一位的,沒有吃的甚麼都談不上。韓國有句俗話,大概的意思是米在倉庫裡,人心也善良。也許肚子飽的時候,這個人是個好人,甚麼好的思想都會有,對人也關心。但一餓了,快要死了,哪怕就是母親坐在對面,在他的眼裡和動物一樣,只想到她身上的肉是可以充飢的。所以殺人對他們來說是很容易的一件事。現在的北韓甚麼禮貌啊,對長輩的尊重啊,甚麼都沒有了,對孩子也想不到要去管教。說到這裡,文國韓問大紀元記者,你能不能去北韓?你去一次就知道了,北韓的情況是用幾句話說不清的。 處處監督使壁報難現 張吉洙說,雖然壁報是假的,但老百姓被餓死的情況有的是,但一般的普通老百姓很少能夠貼出這樣的壁報來,就算是貼出來了,還沒等人看到就已經被保衛的銷毀掉了。正常社會的人可能無法理解北韓的情況,北韓到處都是保衛的,街道裡,裡弄裡,到處都是,表面看不出來,但層層都是網。那裏人人都會互相監督,雖然大家都很餓,但舉報別人的時候,他們是不會手軟的。 以自己的父親為例,張吉洙說,父親是北韓勞動黨的黨員,是一個學校的校長,也可以說是一個特務,如果他要是看到誰做了與北韓政權相左的事,他就馬上跑去報告。北韓人有多少比例去當這個特務,這就沒法說,說都是也行,說都不是也可以,人們之間你監督我,我監督你,誰也落不下。 從小灌輸使人失去人性 對之所以會出現這種人人都是特務的現象,張吉洙認為是因為北韓政權對孩子從小就開始灌輸造成的。他說北韓的孩子出生後學的第一句話就是:感謝您(指金日成,金正日),托您的福,幸福之類的話。在教科書裡也是說「我們的民族是最偉大的,我們的國家是最好的,我們的人民是最幸福的」。他說他在北韓的時候對這些也都堅信不移,直到離開北韓才知道真實的情況。 張吉洙還說,一個北韓人在成長的過程中,舉目所及經常就會看到死人,餓死的就不必說了,到處都是。在他們班有一個同學,在三年的時間裏全家都死了。平時在街道上、裡弄裡,病死的、餓死的,就在大街小巷裡,死了根本就沒有人去管,好一點的,也就是挖個坑埋一埋。就覺得人還不如動物,動物死了還有人去管一管,人死了好像是很正常很正常的。 還有就是公開槍決犯人,從小學生到大人,讓民眾都集中到一起,讓大家看看,他們是因為這麼做被槍斃的,你們如果這麼做的話,也會有同樣的下場。在數學課本裡,會畫一些美國士兵或南韓士兵的頭顱,讓小學生去計算。張吉洙告訴大紀元記者:「在當時覺得人死了,或者打死一個人,就像是打蒼蠅似的,隨便死,槍決就槍決,打死就打死,就是看著這些長大的」。 他認為,這樣的孩子長大了以後,也不會成為像正常社會裏的正常的人一樣,不會像一個頭腦清醒的人。他們沒有生命的尊嚴,對生命的歸終,一點那樣的感覺都沒有。 張吉洙還提到他的母親,他們家族很多人在逃出北韓還沒有到南韓之前,在中國躲藏了幾年,在這幾年的時間裏,時時刻刻都得防備中國公安的抓捕。在那裏,他們家族的人畫了一些揭露北韓現實的畫。在中國,他母親還有一個處得像親姐妹一樣的北韓朋友。他母親的這位朋友先被中國公安抓捕後送回北韓,並被告知,如果想要有活路的話,就得告發別人。 後來他的母親在中國也被抓並遣返,在獄中見到這位朋友的時候,她馬上就舉報了張吉洙的母親曾在國外揭露北韓的實情。到目前為止,張吉洙沒有得到他母親的確切消息,只是聽到一位曾和他媽媽在一起的朋友傳來的訊息,說北韓的判決已經下來了,是槍決。在轉移的過程中,張吉洙的母親跳車逃亡的時候被摔死了,當時腦漿都出來了,列車停下後,就這樣把血淋淋的屍體拉走了,可能是要拉去正式槍決一次。 張吉洙說,他剛剛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非常恨他母親的這位朋友,這位朋友最困難的時候,都是他媽媽幫助她。但回過頭來設身處地想一想,人們從小就是互相監督,連自己至親的人都是這樣的,父母與孩子之間都是這樣的,如果是父親或者母親對金正日或者是金日成有不好的語言,兒女都要去告發,更何況是外人,再好也是外人啊,更是為了自己的生存去監督別人。張吉洙說:「這樣的情況非常多,是從小洗腦的結果。」,他說,他現在更恨的是金正日和金日成的政策。人到危險的時候,說不定就會這樣,也能夠理解他母親的這位朋友,真正殺死他母親的還是金正日的政權。 轉載自大紀元 http://news.epochtimes.com/b5/6/9/28/n1469801.ht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