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alut !! France^^
關於部落格
rapha's crazy world
  • 4274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禍水】WATER

對小女孩來說,結婚是很遙遠的事,然而在糖果和新衣的哄騙之下,八歲的秋雅要和七十歲的老翁舉行婚禮,不過老翁在幾天後死了,秋雅也被父親送去寡婦之家,開始荒謬地守寡。 在寡婦之家,活潑的秋雅為苦難的寡婦們帶來歡樂,然而為了討生活,她們被迫賣淫。有些人默默接受命運的安排,有些人仍對未來懷抱憧憬。美麗的寡婦卡麗安妮便冒著大不諱的罪名,與正直的律師納拉揚譜出一段戀曲,然而愛情真能為卡麗安妮帶來自由與幸福嗎? 恆河孕育生命,卻也蘊藏著滄桑與犯罪的氣息。在這個不平等的階級社會中,寡婦們正尋找著永恆的信念,以堅定生命的延續。 在印度的階級社會中,除了男女不平等之外,寡婦還是不幸與不潔的象徵。電影中展現1930年代印度教對待寡婦的不公平教義,在傳統的印度教中,女人只是男人的附屬品,當丈夫死去,妻子只有三種選擇:與丈夫一起火化、改嫁給丈夫的兄弟、或是進入寡婦之家守貞。但直到今日,印度對於寡婦的不合理約束依舊存在,尤其在鄉間。 電影花絮 在一片尋找國際投資新標的浪潮中,迅速崛起的金磚四國成為火紅話題,「與金磚四國一起築夢」這股淘金熱深刻影響世界的經濟趨勢,印度更是由落後的貧民窟晉身全世界的經貿中心,然而在一片金碧輝煌之下,數量驚人的印度寡婦卻被遺留在黑暗的角落,並未因經濟起飛而獲得符合人性的待遇,反而在印度的階級社會中,仍是不幸與不潔的象徵,尤其在鄉間,依然以不人道的方式對待寡婦。 在2000 年時,導演蒂帕梅塔不顧印度政府的反對,開拍《禍水》,但一些印度教的極端份子卻以燒毀底片和電影佈景等做法,決意要阻止影片的拍攝,他們說此片劇本「粗俗」,是對「道德的褻瀆」。但在五年後,梅塔將《禍水》偽裝成另一個片名《滿月》,並更換了演員,將拍攝地點移至斯里蘭卡,秘密進行拍攝工作,在這期間,喬治盧卡斯曾在綜藝雜誌(Variety)上發表一篇整版文章,大力支持蒂帕梅塔為了拍攝《禍水》這部片與印度當權者奮鬥的努力。 在這部備受爭議的影片裡,那位美麗動人、勇敢追求愛情的寡婦---卡麗安妮一角,原本曾考慮由「印度芭比」艾許維亞瑞伊(Aishwarya Rai)或是曾演出《塵土》(Earth)的娜迪塔丹斯(Nandita Das)擔綱演出,但導演蒂帕梅塔最後仍決定由麗莎.雷(Lisa Ray)演出卡麗安妮,因為她認為麗莎的眼睛有種純潔的情感,能深深地打進觀眾的心裡。 最終,這部花費180萬美元的電影殺青了,但相關的事情並沒有結束。當電影上映時,宗教極端份子大肆盡情污衊,連蒂帕梅塔自己的生命都面臨到威脅,所以當她得知《禍水》將是多倫多國際影展的開幕片時,她感到非常開心:「在《禍水》完成之後,我覺得我已經可以退休了,我真的非常滿足!」 禍水。紅顏 電影中這一群被遺忘在恆河邊寡婦村的女人們對自由空氣的渴望讓人心酸且動容。美麗的寡婦卡麗安妮與律師納拉揚對於追求真愛的奮鬥固然是電影的重心,但持有堅強信念的莎肯塔拉,她對生命的覺醒才是電影中最精粹的靈魂,在勝利與感動的最後一刻,她勇敢而無私的舉動給全印度和女人們帶來希望與勇氣。這個美麗的靈魂也喚醒觀眾沈睡麻木的心。 印度四個世代的女演員同步飆戲,包括以本片拿下「加拿大奧斯卡」金尼獎最佳女主角的性格女星希瑪比斯瓦以真誠堅毅所詮釋的莎肯塔拉,印波混血大美女麗莎雷充滿靈氣的眼睛將卡麗安妮對愛情的嚮往深深打入觀眾的心裡,飾演秋雅的莎拉拉靈活地展現出小女孩的天真與俏皮,另外還有由曼諾拉馬所飾演的寡婦村大姊頭麥杜馬提。 印度風情 紗麗(sari):紗麗是印度最有特色的國服,在印度古代雕刻和壁畫中經常見到身披紗麗的婦女形象。據說,紗麗出自印度一位織布能手,他在長期織布與裁剪過程中,發明出不需一針一線便能織出裹住女體曲線的服裝。 所謂「紗麗」,只是一塊一米多寬、五六米長的布料。穿著時自腰部纏起,繞過胸前,一端搭在肩上,用別針別住。有些印度婦女喜歡在紗麗上綴上花卉、幾何圖形等各種圖案,最後加上一道美麗花邊。由於部落、語言、風俗、信仰和習慣各不相同,印度紗麗的式樣也多種多樣。比如漁家女喜將紗麗的衣片折疊在兩腿之間,塞在腰後,便於水上生活﹔農村婦女因農活較髒,愛穿短紗麗。 紗麗也因穿者的貧富而不同,窮人穿的紗麗大都是棉布或粗麻所做,貴婦人則穿的是絲綢或薄紗的紗麗,上綴以金絲銀線織成的圖案裝飾。若紗麗只披捲到腰部,則說明她仍然是未婚,歡迎小伙子前來求愛;若紗麗從頭披到腳,則說明她已經出嫁了。在《禍水》中的寡婦們穿著的紗麗都是從頭披到腳的純白色,象徵著寡婦在丈夫過世後仍必須守貞並保持著純潔。 歡悅節(Holi):每年3月初月圓後所舉行的歡悅節,是象徵春天和歡樂的慶典。歡悅節當天,印度各地民眾都會跑到街上、或到親友家裡,互相噴灑彩色水粉。他們會先把紅色蒂卡粉溶入水中,然後再趁機潑灑到別人身上。歡悅節是拋開禮儀束縛的解放日,這一天,所有人都可以不顧身份、地位,藉著狂放的潑水行動,製造歡樂氣氛。 關於導演 蒂帕梅塔(Deepa Mehta)於1949年出生於印度的阿木里查(Amritsar),她在1973年移居加拿大。童年時期的她因為父親是電影發行商和戲院經營者的關係,所以一直都在電影的環境中成長。求學時代研讀哲學的她,直到在當地的「電影工作坊」打工兼差,學習如何製作聲音和攝影以及剪接的技能之後,才發現她有多麼地熱愛電影,也完成了第一部屬於她自己的紀錄片。 雖然梅塔沒有受過正規的電影製作訓練,但她也開始為兒童製作紀錄片和寫劇本。1991年時,她製作並執導了她的第一部影片《山姆與我》並獲得了坎城影展的肯定。1992年開始,她在喬治盧卡斯的印第安那瓊斯系列電影中擔任其中一集的客座導演,接下來的幾年 她自己的片子一部接一部開拍,並在各地嶄露頭角﹐獲得獎項。在1994年時,梅塔執導了印第安那瓊斯系列的最後一集。 對於出生在印度卻在加拿大生活的這個身份,梅塔曾經感到很迷惘。在加拿大,她被稱作是「有色人種」,但在印度,她卻又被稱做是「非當地住民」,梅塔認為,重點並不在於她到底應該屬於哪一個地方,而是在於她不喜歡被人貼上標籤的感覺,不過現在,她決定要快樂的做自己就好。梅塔認為她就像是文化的混血兒,所以她決定以每半年換一個國家居住的方式來拒絕去選擇她該成為哪個地方的人,因為蒂帕梅塔就是蒂帕梅塔。梅塔以拍攝電影的方式,致力於挑戰印度盲目的傳統,並希望跳脫窠臼。「將電影中的場景放在印度是非常重要的,因為這些故事的確就發生在這裡,這是屬於印度的小宇宙,這是對傳統的挑戰,我非常希望可以打破印度的成規,打破在主權統治、王公貴族和神秘主義之下所產生的那個異國情調的印度。異國情調的印度並不真實存在。」 轉載自http://stars.udn.com/star/StarsContent/Content832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