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ut !! France^^

關於部落格
rapha's crazy world
  • 4252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戴克拉克,弭平族群裂痕的智者

過去被稱為是黑暗大陸的非洲,至今仍難逃黑暗。因為,種族屠殺在非洲歷史上正不斷上演。 1994年,盧安達境內100萬人由於種族不同而被殺害;2003年,蘇丹亦因種族屠殺,超過30萬人死亡,就連今日,2008年初,肯亞爆發「種族清洗」的仇殺,超過4百人死亡,7萬人流離失所。 然而,還是有智者能把黑暗大陸帶向光明。 南非前總統弗雷德里克.威廉.戴克拉克(Frederik Willem De Klerk)在1994年,不費一兵一卒就廢除南非50年來的種族隔離制度,化解非洲大陸最難處理的根本衝突:種族。 1958年生於南非約翰尼斯堡的戴克拉克,靠著根正苗紅的白人血統,一路從國會議員、入閣擔任郵政部長、內政部長、教育部長與白人閣僚評議會議長,最終,1989年,他擔任南非國民黨主席,並於9月,正式成為這個已實行40年種族隔離政權的新總統,而他,卻也是南非最後一任的白人總統。 從1940年代後期,南非種族衝突日益嚴重,白人集團為鞏固統治優勢,實行「種族隔離」政策,黑人不能與白人交往,然而1960年代開始,南非內部反對種族隔離政的騷亂和鬥爭日益擴大,加上國際社會展開對南非違反人權的制裁,迫使南非成為世界的孤島,而當時這個國度,正由僅400萬的白人統治著2500萬的黑人與90萬的印度人。 1980年代中期,南非國內以曼德拉為首、為爭取黑人權益的力量不斷增加,同時又面臨白人集團不願放手的統治壓力,外面則有國際社會強大的抵制力量,這三角勢力讓1989年上台的戴克拉克在天人之間拔河:要繼續鎖國據地為王,以少數統治多數?還是呼應國際社會,打開權力分享大門,讓黑人參政? 戴克拉克選擇了後者。 就像三角形,戴克拉克置身於中心點,等於是被三方勢力所拉扯,但他卻也善於利用三角力量相互牽引的關係,逐步完成人類史上少見的種族權力和平移轉工程。 首先,戴克拉克釋放黑人領袖曼德拉,逐步開放黑人參政權,並透過由領袖帶頭的秩序感,穩定南非多數族群蓄勢已久的反動勢力;第二步,再藉由國際社會制裁南非種族隔離政策的高張壓力,讓白人統治集團不致於對黑人參政反彈過大。最終當族群平等參政的呼聲蔚為主流之際,再廢除種族隔離政策、繼之完成南非新憲法的制定,戴克拉克也等於是催生了一個完全民主的新南非。 過程中,戴克拉克最難的是,如何在三方勢力的拉扯中,還能找到站穩腳步的立足點? 因此戴克拉克與各勢力維持等距,保持中立、開放的態度,並透過由下而上、由外而內、先人民後政黨的方式,杜絕偽民主的現象,也讓白人集團的黑手伸不進來,徹底完成南非民主化的最後一段歷程,最終不僅穩住南非政經情勢,更為自己與曼德拉博得諾貝爾和平獎的殊榮。 其實,「權力是最好春藥」(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曾說的話),它可以讓人迷失、沉淪本性,因為權力是一旦享受就很難戒除的致命吸引力,而當下正享受誘惑的戴克拉克最終卻甘於為人作嫁,擔任過去對手的副手,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減低白人集團對這個南非新民主政府的反撲力道。 1996年,戴克拉克輔佐曼德拉二年後,宣佈辭去副總統一職,並於隔年退出政壇,不再倦戀權位。他的下台可說是他一手主導種族政權移轉的必然結果,然而,那不是倉惶被迫的窘態,而是一種完成使命的優雅身段。 人都有享受權力的渴望,卻少有抗拒誘惑的能耐,所以,要當眾人擁戴的曼德拉容易,但要成為下台身影的戴克拉克卻絕不簡單。 轉載自大小創意http://dxmonline.com/article/457977597/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