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ut !! France^^

關於部落格
rapha's crazy world
  • 4252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新南非新種族壓迫

新南非十年,受讚美的十年,成績斐然的十年,因為它廢除了種族隔離制度,很大程度上實現了黑白兩個人種的和解。 新南非十年,也是社會矛盾重新調整和再造的十年。當讚美聲紛至沓來之際,種族主義的思想和創傷仍然揮之不去。黑人當權但是貧困,白人富裕但是沒有安全感。一個新南非仍然顯得扭曲,而充滿矛盾。 南非和世界都需要反思這些新的衝突,並重新認識種族和解的真正含義,最終尋求問題的解決之道。 黑人的南非:新種族壓迫? 國際先驅導報駐約翰內斯堡記者陳銘報道 在民主鬥士納爾遜·曼德拉給南非帶來民主10年之後,他回到了曾經生活過的羅本島牢房,緬懷那段歲月。在這個位于好望角北部的島上,曼德拉的許多黑人獄友正和他們以前的白人看守一起為前來參觀的遊客做導遊服務。 這就是南非引以為傲的種族和解范本。但是,事實上,這個“彩虹之國”在今天仍為種族問題和將近半個世紀的種族隔離造成的經濟不公平所困擾。 一個尖銳的問題是:南非是不是從一種白人對黑人的專政國家變為一個貌似民主,實際上卻是黑人壓迫白人的國度? 黑人貧窮依舊 南非現有人口4500萬,黑人佔85%以上,白人佔近10%。在種族隔離時期,白人擁有全國95%的財富,完全掌握著國家政權和經濟命脈;而黑人在政治上沒有地位,經濟上一貧如洗,更不能與白人享受平等的受教育權利。 1994年4月27日,南非正式結束了種族隔離的歲月,將勢不兩立的黑人和白人引上了種族和解的道路。 10年來,新南非積極推行種族和解政策,黑人政府上臺後沒有對白人冤冤相報,而是在致力于改變黑人貧困和落後地位的同時注意維護白人的合法利益,並注重發揮白人積極性,讓他們主動幫助黑人脫貧,使國家面貌發生了巨大變化。 但是,絕大多數黑人並沒有享受到民主的勝利果實,仍在貧困中掙扎;黑白之間的貧富差距並沒有縮小。失業人數沒有減少,反而不斷增加。除極少數當權者外,絕大多數黑人仍然是一天生活費不到一個美元的窮人,而且貧富差距越來越大。 據一個非政府組織2003年1月14日公布的調查結果,南非目前有14萬個家庭,約80萬人沒有飯吃,處于饑荒狀態。南非是世界上艾滋病患者最多的國家,在4500萬人口中有500萬~700萬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攜帶者。艾滋病使得黑人的經濟狀態雪上加霜,在邊遠農村地區,許多人既無錢治病,也無錢度日。 而在大城市和莊園,白人們過著奢侈的生活,名車毫宅,高墻大院,還有幾條兇犬看家護院。記者在約翰內斯堡的一個寵物俱樂部看到,周末白人們全家老少帶著自己的愛犬在逗樂玩耍,而黑人們在旁為他們烤雞烤肉。在許多酒吧,盡情享受的是白人,而侍候他們的是黑人。 種族隔離制度已死 種族隔離陰魂未亡 制度可以廢除,但精神上的隔離仍然無所不在。這就是一個關于南非種族隔離制度廢除十年之後的真實圖景。 在這個“彩虹之國”,黑人已經把白人趕下了南非政壇,同時在經濟財富上對白人虎視眈眈。而喪失了統治地位的白人不甘心退出歷史舞臺,在政治上被邊緣化,在經濟財富上擔心失去他們的既得利益。 黑白分明 在南非黃金之都約翰內斯堡,一位名叫安傑的黑人中年女士,一邊在綠蔭叢中的公園中與她的男友沐浴著南半球5月秋日的金色陽光,一邊向記者敘述著她對黑白世界的看法:“白人300多年來不把我們當人,我們連他們的狗都不如,這讓我們今天怎麼會相信他們,白人永遠是我們的敵人。” 而在Zoo Lake公園小道的另一邊則是白人的世界,頭戴太陽帽,身穿白色運動服的老年人盡情地玩著老年保齡球。一位名叫瑪利亞的白人對本報記者說:“黑人既不是我們的朋友,也不是我們的敵人,但我總是看不慣他們。黑人政府既無能又腐敗,我們的國家不是一天比一天好起來,而是一天比一天差,犯罪嚴重,老百姓沒有安全感。” 兩個不同種族南非人的表白,顯示出南非社會黑白兩大種族在思想、觀念、意識上仍存在著尖銳的種族衝突問題。表面上看,南非是一個多民族、多文化的“彩虹之國”,其實在廢除種族隔離制度、獲得民主自由10年後的今天,種族矛盾和衝突的痕跡隨處可見。 在瀕臨印度洋海濱城市德班的海灘上,雖然並沒有劃分黑人區和白人區,但白人還是絕不與黑人共舞,黑人來了,白人就走,開辟新的海灘;在約翰內斯堡的城區,原來是白人聚居工作的地方,黑人進城當家了,白人就撤出市區,轉到郊區搞新的商業中心;原來只供白人的學校,現在黑人兄弟進來了,白人就不得不搬走,花錢到私人學校就學;在比勒陀利亞和其他城市有許多白人領袖和思想家的雕像,現在黑人要重寫歷史,要把這些殖民者塑像掃地出門,取而代之的是曼德拉的塑像。盡管遭到許多人的反對,但黑人當權者還在更改城市和街道的名字,極力消除殖民統治者遺留的痕跡。 正如姆貝基總統最近所說的,“我們必須承認種族主義對我們社會在物質上、精神上、心理上和道德上產生的深遠影響。我們也必須承認許多南非人仍然對種族主義感到痛恨和憤怒。” 黑白衝突 矛盾發展到一定程度,就會轉化成暴力。2002年第4季度發生了一係列的爆炸事件,震撼了整個南非。 兩年前黑人居住區索韋托、西開普敦省等地連續發生13起爆炸事件,造成一人死亡,三人受傷,一座清真寺和一座寺廟被炸,一段鐵路遭到破壞,一個警察局和一個機場也遭到了襲擊。 南非警方指責這些爆炸事件是白人右翼分子所為,對全國9個省的94個農莊和住所進行大搜捕,共逮捕30多名陰謀推翻現政府的白人右翼分子,繳獲一批槍支、炸彈、地圖以及電站和鐵路照片,目前南非司法機關正在對他們以叛國罪進行審判。 南非總統姆貝基稱白人恐怖主義分子是南非所有種族的公敵,他要求情報部門加大偵察力度,維護國家安全,嚴厲打擊各種恐怖主義活動。 在聖誕節及新年期間,南非的社會治安氣氛甚為緊張,警方在全國各地發生一係列爆炸、恐嚇、重大犯罪案件之後,10多年來首次向全國發布動員令,10萬警察處于高度戒備狀態,大多數警察的休假被取消。 動員令要求他們從12月到1月必須24小時堅守崗位,接到通知後在30分鐘內集中,必須全副武裝,帶足兩天的糧食,有關警察必須攜帶委任書,身穿防彈衣,帶好手電筒等工具,手機必須處于隨時接收狀態。 南非安全問題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凱瑟琳對《國際先驅導報》說,白人在南非是少數派,而那些白人右翼分子則是少數派中的少數人,他們多是退伍的白人軍人、情報人員、莊園主,他們對現實不滿,痛恨黑人政府,因此才會出現這些極端行為。目前大多數白人感到非常沮喪,在南非既沒有安全感,又沒有希望,因此選擇了走為上。 南非最大的反對黨民主聯盟主席托尼·利昂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直言不諱地指出:“過去白人政府對黑人和有色種族實行種族隔離政策,在政治、經濟、文化等方面歧視他們,而今天黑人政府也對我們白人不公,實行歧視,目前還存在比較嚴重的種族問題。” 南非前白人總統德克勒克是一位具有遠見卓識的政治家,他因廢除種族隔離制度、實現民族和解而與曼德拉一起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今年3月在約翰內斯堡的一次記者招待會上他說:“10年的民主變革使我們社會面臨著感情分化的問題。黑人、白人、有色人和印度南非人在變革問題各持截然相反的觀點。一些人視變革為種族歧視的新花樣。這遭到了黑人的激烈反駁。許多白人對變革公開表示支持,但私下卻勸他們的孩子準備移民。另一方面,許多人還把變革看作是通往個人致富發達的通行證。” 350多年遺留下來的歷史問題,不可能在短期內得以解決,正如一位南非問題專家指出的那樣,只有這種精神上的種族隔離真正解決了,擁有4500萬人口的南非才能獲得真正的發展。 轉載自新華網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herald/2004-05/10/content_1460505.htm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herald/2004-05/10/content_1460495.ht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