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ut !! France^^

關於部落格
rapha's crazy world
  • 4252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紐倫堡大審

在台灣對1945年11月20日的「紐倫堡大審」並沒有許多的報導,甚至被故意地稀釋了。全世界的人都應該了解紐倫堡大審。它是極為重要的審判,所做出的判決引導受到奴化教育數十年的德國人民得以從納粹黨的淫威之下覺醒。這是歷史上第一個國際法庭。在世界上首創的跨國法庭,以法律給戰爭的密謀者、組織者、執行者給予公開、公正的審判,而非私下用刑。這是絕對的重要的,是德國人民思想的轉捩點,並且得以全民與過去納粹劃清界線,德國人從此結束了黑暗期。這些都是值得台灣來學習。 德國戰敗,德國被同盟國所佔,美、英、俄各有各的思考如何處置這些戰犯。俄國人主張所有德國軍人都應該槍決,不然讓他們到冰冷的西伯利亞墾荒。至於納粹的黨衛軍,則建議以活埋處理。英國對德國這群戰犯提議,根本不用審判,因這群人發動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就死有餘辜。 但是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羅伯特傑克遜強調法律得以讓人尊重,就必須將戰犯舉行一次公開、公平、公正的審判,不然法院就沒有存在的價值。如此將主張未經審判就可將人處死的意見消除。所以歷史上第一個國際法庭就因此產生。 選擇紐倫堡是因它是德國納粹黨納粹運動的發源地。 1935年在紐倫堡,希特勒宣佈了他的剝奪了德國猶太人的公民權的「種族法」。此後即展開屠殺猶太人。 二戰後六個月紐倫堡國際軍事法庭即開庭,即1945年11月20日。紐倫堡國際法庭開庭前希特勒和另外幾個高級納粹頭目自殺、失蹤外,有23位權傾全球的德國納粹黨領導人被列為主要戰犯。這只是第一輪審判,針對的是第三帝國罪大惡極的核心人物。所以僅有21人接受審判「紐倫堡國際法庭」其中包括前納粹元帥戈林、希特勒副手魯道夫·赫斯、希特勒的秘書馬丁·波曼等人被審判。(其中有一位患病,無法出席) 審判席上有四位法官,美國、英國及法國法官身著黑色長袍,蘇聯的法官身穿褐色軍裝。審判室中有來自各國250名記者向全世界報導。德國人更是注意審判的過程。 但是人民的精神及思想,尚在納粹數十年的?威之下,尚未清醒。而且在茫茫人海之中仍舊有一大堆納粹死硬分子,正在尋找機會以便東山再起。這些納粹的遺毒不論在民族主義上,在國家至上仍深深烙在人們的腦海之中。 在法庭上被列為首要的人物是德國納粹秘密警察機構「蓋世太保」(德語“國家秘密警察處”縮寫GESTAPO的音譯)的創始者,又任職德國空軍元帥的赫爾曼·戈林。這位位階僅次於已經自殺身亡的希特勒。戈林被控訴多項罪名,其中之一是「納粹秘密警察蓋世太保血洗華沙的一個猶太區時,把為數眾多的猶太人趕到簡陋的屋裡和下水道中,然後將配置的炸彈,引爆,死了無數的人。」等慘無人道的事件,又放映了殺戮的集中營慘狀。法庭上的震憾証詞馬上傳遍了世界,當然德國人也都了解居然有這樣的事。 法庭經過七個月(218天)的審理,做出了11名死刑的判決。其他7人被判刑入獄,三人無罪釋放。 十二輪審判 其後有十二輪的審判,起訴的對象是為第三帝國提供戰爭資源的人,如工業家、軍事人員、集中營看守以及一群比較不出名的戰犯。在十二輪的審判中有超過5000人被控有罪成立,並有800餘人被判死刑。 經過傳播媒體的大肆報,這場紐倫堡大審讓德國民眾得以了解德國罪惡的事實真像,並且有如大夢初醒,因此也根絕了納粹黨的殘餘分子的再度崛起。 如此德國士兵自以為奉命行事,服從國家的義務,與犯罪無關。如今看到了十二輪的審判,也了解自己是罪犯。 紐倫堡大審60周年 爭議未解 (記者: 楊明暐綜合報導)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同盟國為追究納粹所犯下的罪行,在德國紐倫堡舉行了一場史無前例的戰犯審判。從一九四五年十一月進行到一九四六年十月,最後以十一名戰犯判處絞刑,七名判處重刑,三名無罪釋放告終。至今仍有不少人對六十年前這齣審判大戲很感興趣,且審判本身也存在若干未解的爭議。 史無前例 發動戰爭遭司法審判 在「紐倫堡大審」(以及為日本戰犯而舉行的「東京大審」)之前,歷史上未曾有一國領導階層因發動戰爭而遭司法審判。這場審判究竟是其頭號被告─納粹「帝國元帥」赫曼•戈林所宣稱的、不過是「勝利者的正義」?或意味著發動戰爭者不再能逃避法律追究的新世界秩序的到來? 二次世界大戰末期,同盟國之間對於戰後如何處置納粹領導人意見非常分歧。英國強烈反對訴諸審判,邱吉爾主張將他們當成罪犯直接槍斃。反倒是蘇聯領袖史達林建議公審再予以處死,「免得世人以為我們不敢審判他們」。 美國人熱中上法院,傾向法律解決。同盟國最後同意合組「國際軍事法庭」,並在納粹經常舉辦大型集會的紐倫堡進行這場世紀大審。 負責大審的是曾任美國司法部長的羅伯•傑克森。他首先面臨的難題是:希特勒、納粹宣傳頭子戈培爾、黨衛隊領導人希姆萊等重要首惡,均自殺身亡。他必須從存活的人中,找到合適的人選。 就法論法 當時確無罰則可定罪 傑克森後來起訴的對象,以空軍出身的「帝國元帥」戈林位階最高,他於一九四五年五月在奧地利向美軍投降。戈林自認唯有他,才能協助同盟國治理德國。美軍對他也一度相當禮遇。 戈林是一次大戰的空戰英雄,三○年代協助希特勒和納粹取得政權,後來更參與策畫納粹在歐洲的一連串攻擊和侵略行動。換言之,他也是納粹首惡之一。 另外廿名被告包括:一九四一年駕機前往英國「勸降」而遭英國逮捕,被納粹說成是「精神錯亂」的副元首魯道夫•赫斯;頗得希特勒寵信的軍備部長─建築師艾伯特•史皮爾;以及早已失勢的前外交部長李賓特洛普。 審判過程中,法庭出示了許多罪證,但大部分被告皆認為他們無罪。就法論法,當時沒有任何國際法條和罰則可以定這些人的罪。 盟軍轟炸屠殺 為何不須受審? 此外,法庭不容許被告以「盟軍也犯下戰爭罪行」為由,為自己的行為答辯。因為戰爭期間,同盟國陣營確曾犯下令人髮指的罪行,如蘇軍在卡丁森林屠殺二萬五千名波蘭軍官,更遑論在反攻西進時一路姦淫擄掠,燒殺搜刮。而英美兩國所犯罪行,若要追究,也很可觀。僅兩國空軍轟炸德國,便造成卅萬平民喪命。 這就無怪乎戈林和幾名戰犯認為所謂的審判,只是假藉法律名義來進行報復,是「勝利者的正義」。他們直截了當地問法庭:「你們為什麼不直接把我們槍斃?」 支持審判戰犯的人士認為,紐倫堡大審為後世樹立了「典範」,亦即發動戰爭的人,必須為自己的罪行負責。例如一次大戰結束後沒人受到審判,以致到了今天,沒有人曉得誰該對它負責。 國際軍事法庭經過十個月審訊,於一九四六年十月一日宣判。戈林、李賓特洛普、德國軍方和納粹黨衛隊幾位頭頭共十一人,均被判處絞刑;史皮爾、赫斯等七人分別被判刑十年至終身監禁。曾在納粹政府任經濟部長的夏赫特和另外兩人無罪獲釋。 十月十五日深夜,戈林在行刑前兩小時,吞下暗藏在鋼筆中的氰化物自盡身亡,他在給妻子的遺書中寫道:「我決定自殺,免得被敵人以如此不堪的方式處死。」十六日凌晨,另十名戰犯一一走上絞架。 六十年來國際戰爭 未見審戰犯 紐倫堡大審結束至今已六十年,但聯合國迄未按傑克森大法官當初所希望的,制訂《國際罪行法》,而過去一甲子,只有塞爾維亞、賴比瑞亞、盧安達等小國的暴君曾在海牙國際法庭露臉,而韓戰、越戰乃至伊拉克戰爭,卻不見任何「戰犯」遭起訴。 傑克森大法官曾謂,紐倫堡大審目的是為防止暴政在世界任何地方再度崛起。這話陳義過高。傑克森曾在一次演講警告說:「如果我們的政策是處決德國人,那你們儘管放手去做。但不要以法律為幌子。」畢竟立即處決戰犯,是明目張膽地違反了英美兩國的法律。 轉載自中時電子報,台灣海外網 http://news.chinatimes.com/ http://www.taiwanus.net/history/6/09.ht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